蕊宝

牛奶真好喝(。・ω・。)ノ♡
松松真可爱(*/∇\*)

@笑笑哈哈哈哈这样笑
笑笑老师的无料!!!拿到啦!!!
超级棒!还有上下册!
良心良心!!
还有印坏的那一页也是萌点!!!
爱您啾咪!

@占姆波
小星球真是超级棒!超可爱!超用心!
隐藏的小东西也超级多!!!
超值!!手感也很好!!总之就是超级棒!!!!!
给占老师比心!
买到真是太好了~(我就是那个一直炫耀买到最后一本的那个傻子!

@飒酥卡
repo!!!!!
超可爱的本子!超可爱的星冰乐挂件!超可爱的扇子!超可爱的无料们!!
还有超可爱的签绘!!
我是个只会说可爱的废物了!
(顺便,等着抱枕啊~)

给自己凹出了长腿(不要脸)
很明显的红绿女孩吧!
有明信片和糖!塞啊塞
希望有人找我~毕竟我旁边还有十行太太呢~

(SA)阿宅S君与成人主播A君之七夕小剧场

明天就是ao了,好激动!说着七夕没东西可还是写了个莫名其妙的小段子。


阿宅和主播的主旨就是挑战老福特底线!


====================================



底线没了



(SA)工作日快乐

小短打

相叶雅纪入社日快乐!!!!明年我们继续过节!

还有各位825快到了!!!!!!!

以上,食用愉快

===========================

“我这里又不是心理咨询室,你老往我这跑干什么?”

二宫和也坐在保健室办公桌前,对着反坐在转椅上,蔫了的樱井翔踹了一跤。

没有想象中的转了一圈,二宫小声骂了句“死胖子”

要是平常,樱井肯定会跳起来说自己不胖只是脸肿,不过他今天是一点心情都没有。

“不是的,我有病。”

樱井撅撅嘴。

“是的我看出来了。”

二宫点点头。

“我真的有病,我这是心病!”

樱井激动的把袖子往上撸,还把头上的白毛巾拽了下来。

二宫显然不想再跟他废话,他看了眼时间“都这个点了,那家伙该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暗蓝偏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nino,午饭时间了。”

樱井震惊的看着大野智笑得灿烂如花,手里拿着的不再是扫把而是两个饭盒,这样的转变让他一时还不能适应。

更不能适应的是,二宫和也居然和大野智认识。

“就能你暗恋演奏部的指挥,不能我认识学校的扫地工?”

二宫接过大野手里的饭盒,做出请的姿势示意樱井翔赶快出去,别妨碍他吃饭。

大野一颠一颠的走进来,说出的话都软软的:“nino我不是扫地工,我是保洁员。”

樱井认为这两个职业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他不说,他怕自己说了会被二宫打。

而且他也没有想走的意思。

不知道从那里变出一个饭盒,樱井打开盖子就准备吃。

“我不走!你没治好我的病,我就不走。”

大野一看自己常坐的椅子被占了,只好蹭到保健室的床上坐着。

二宫又骂了樱井翔一句无赖,刚想抬手打他,一个扭来扭去的身影突然出现。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教职人员公然打架,都不想干了?”

“松润~”

大野立刻放下饭盒跳到松本润的身边。

“在巡逻吗?”

樱井对松本很熟悉,毕竟他们都是教室外部工作者,打照面的机会比较多。

“嗯,刚巡逻完,正好走到这边了。”

松本在门口有点迟疑,不过还是被大野智拉了进来。

“一起吃饭吧,反正你都巡逻完了。”

松本被按坐在床上,看樱井和二宫不打了,就从身后变出一盒沙拉。

“不愧是学校保安,吃的都这么健康!”

樱井为对方健康的饮食感动的都要鼓掌了,但嘴里还是在吸溜他的荞麦面。

二宫眯着眼感觉不妙,他这保健室怕是要被一堆人占领啊。

他把手放在桌子下面按了几下,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四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几分钟后一个瘦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很好”。

二宫笑得更灿烂了。

如果这时候有背景音,樱井翔一定是被“and I……”就是pan君和布丁扑向院长时响起的那首歌所包围。

出现了,他心病的来源。

整齐的三七分,温文尔雅的笑容,挺拔的身姿和那一如既往的蓝色毛衣背心加衬衫。

是恋爱的感觉。

樱井埋下头去认真吃饭,顺便思考为什么相叶雅纪会来这里。

“哟,相叶氏,来这边坐吧。”

二宫招呼着相叶坐在他的位置上,自己蹭到了大野的旁边。

“牙白牙白!”樱井的内心在狂吼。

“该!就得这么治你的心病。”二宫的内心在欢呼。

“翔酱,你也在啊!”相叶拉着板凳朝樱井坐近了些,伸出脑袋看他在吃什么“只有面怎么够呢?这是我做的炒饭和麻婆韭菜!”

太近了太近了。

樱井心脏狂跳。

怎么办?要不要作势一口气说出来?

樱井看着相叶从自己饭盒里挑了一筷子面条,又加了些韭菜叶子放到他盒子里,有些话在嘴边蠢蠢欲动。

“爱拔酱,翔君好像有话要对你说。”

一直被二宫捏来捏去的大野智突然开口。

樱井心里一惊,想着和二宫一家的人现在都这么邪恶的吗,直接逼着自己说出口。

相叶歪歪脑袋一脸不解的看着樱井,不知道对方想要对自己说什么。

二宫抱臂憋笑,松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算了,豁出去算了!

“爱拔酱,工作日快乐!这是你来到这个学校教书的第2年,恭喜!”

樱井紧闭双眼好像说出什么不得了的发言一样。

“就这样?”

一直看戏的松本润说。

“嗯,就、就这样啊。”

以为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事情的樱井翔说。

“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

周围人叫成一片,樱井一脸懵。

“没事,别管他们。”相叶放下手中的东西凑到樱井耳边“谢谢你翔酱,还记得我什么时候来这里工作的。”

“这是应该的。”

因为相叶靠的太近,樱井害羞的低头挠了挠后脑勺。

然后他看到松本润正从他的钱包里掏出几张纸币。

“我就说他怂吧,怎么可能说。”二宫接过钱乐呵呵的交到大野手上“呐,下个月的饭钱。”

他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相叶在他耳边继续说:“就是希望下次我听到的不再是这种话了。”

樱井震惊的转头看相叶时,对方已经撤回去接着吃饭了。

不是这种话是哪种话?

是那种话吗?

是的吧,他们的金钱交易也是因为那句话吧。

樱井翔看了眼安静吃饭眼角挂着笑意的相叶,满腔热血在胸口沸腾。

“爱拔酱!”他两腿一蹬站得笔直,扶住相叶雅纪的肩膀直视对方的眼睛“我喜欢你!从你来这里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就喜欢上你了!”

“yes!好样的樱井翔!快快快!钱拿回来!给钱给钱!”

不管身后松本的叫喊声,樱井把目光仍停留在相叶的脸上,一动不动:“所以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眼眸中印着相叶雅纪的脸庞,樱井翔看到他咧开嘴角,笑着点了点头。

“好啊,我愿意。”

 

                                                                    End

这个下午我经历了太多:

夏疾风纸片终于拿到了!好开心好开心!

哇!我拔真帅!哇!翔哥哥真好看!哇!我团好可爱!

等等,总感觉哪里不对,再看一遍。

啊呀!这个颜!不得了!

可是,还是不对。20张没错啊!

这张S和这张A,那张S和那张A,很好很完美!

不对!不对啊!S和A都有了……SA呢?!

SA?!?!?!?!

妈呀!!我忘记买SA的纸片了!!!!!!!!!

欲哭无泪

躺尸安息

End

世界你好,世界再见

(SA)收养关系

十行太太 @田子十行 生日快乐蛋蛋菌~(是这样的吧)

中午十二点也是十二点啊!不要小瞧他!

通读了最后一遍才发现这篇生贺到底哪里不对,这全篇就是个流水账!但是好歹写出来了你就要收着~

食用愉快吧

====================================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翔酱。”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恋人了,雅纪。”

 

 

 

收养樱井翔的时候相叶雅纪只有25岁,一个25岁初入社会没几年的小年轻带着一个10岁的小男孩生活,他一时没想好是让对方叫自己爸爸还是叫哥哥。

怕被人怀疑自己曾是个未成年爸爸,他最后还是决定让对方叫自己哥哥。

在孤儿院看到樱井翔的第一眼相叶就认定要收养他了。

十岁的孩子小小个,睁着一双大眼面无表情的缩在角落里一个人看书。

相叶突然想起自己那个已经过世的弟弟,也和他一样有着不服输不入尘的眼神。

“就他了。”所以他不顾其他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收养了樱井翔。

起初樱井对他的收养很抗拒,但他知道自己无法逃离所以只能用无声来表示抗议。

他是被遗弃的,家里实在养不活孩子了,于是在一个大雪天他被扔在了孤儿院门口。

记忆中,妈妈拉着他的手让他站在那里不要动,她去给他买礼物。他就一直站着,站到双脚冻到没有知觉,站到嘴唇开始发紫妈妈也没有回来。

被扔掉的那天,正好是他的生日。

所以他不相信任何人,会爱他的人只有他自己,可以相信的人也只有他自己。

樱井翔开始拒绝和周围人的交往,把自己保护起来,这样就不会受到来自他人的伤害。

但是他没想到这样一个性格别扭的自己居然也会被人收养。

相叶从孤儿院的人那里听说了樱井的身世,他明白樱井对其他人有戒心很正常,所以他不急着让樱井亲近自己,他想要慢慢的靠近他,让他对自己敞开心扉,要让他相信这个世界还是有美好的东西,有很深的感情羁绊存在的,就算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让一言不发的樱井翔开口说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半月的时间了。

这期间相叶每天都会花很多时间陪着樱井,跟他说话,就算对方不跟他搭话他也会一直说下去。

每天花心思去做樱井可能喜欢吃的东西,尽管厨房被搞得一团糟,后续的收拾很麻烦,但他乐此不疲。

早安晚安,我回来了欢迎回来。

一点一滴,用相叶式温柔,温暖着樱井的心灵。

终于某天晚饭的时候,樱井吃了口相叶不小心把一小撮盐误放成一把盐的麻婆豆腐。

等他把手边瓶子里的水全喝完后,嗓音沙哑的说:“下次订外卖或者吃面条吧,我还小,还想继续活着。”

这是樱井翔到这个家里后第一次开口说话。

 

 

 

被收养后,樱井翔转到了家附近的小学,因为离相叶上班的公司比较近所以相叶会顺路来接樱井。

来的时间久了,樱井翔的班主任看上了相叶雅纪。

有一天她把樱井拉到一边偷偷的问他,你哥哥有没有女朋友。

樱井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他一看到班主任那期待的表情他就难受,他不想看到相叶雅纪身边站着其他人的样子。

“他其实是我爸爸。”樱井翔说完都被自己吓了一跳,但是他不后悔。

班主任那双藏在镜片后面的眯眯眼突然瞪大,几秒钟后又变回了眯眯眼。

她边走边说“原来是这样。”的失落背影看的樱井想笑,这件事也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他从没和相叶提起过。

 

 

 

在新学校也就读了两年,樱井升到了初中,他脑袋聪明成绩好,所以上了个当地最好的初中。

相叶自豪的继续尽量保持每天都去接樱井下课,尽管樱井再三推辞,但相叶还是执意要来。

来久了,好多同学也都知道樱井有个很帅的人来接他。

“樱井君,你爸爸真帅!”同班女同学用手肘捅了他一下示意他去看马路对面朝他不停挥手的相叶雅纪。

樱井咬了咬下唇轻声说:“他不是我爸爸。”

女同学了然的点点头:“哦,是你哥哥啊,我就说怎么可能这么年轻。”

“他也不是我哥哥。”樱井撇下女同学,直接跑向相叶。

不是爸爸,不是哥哥,还有什么关系能让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

12岁的樱井翔心中好像有答案,又好像没有答案。他怕那个答案一出现他就会永远的失去相叶雅纪,永远的失去那个给他温暖,让他唯一肯相信的人。

 

 

 

樱井翔上高中后终于摆脱了相叶雅纪的接送。因为他开始住校了。

开学的前一天,相叶开车载着樱井翔和他的行李讲了一路的住校注意事项。

那都是他前一天晚上从网上找的,花了好久才勉强背下来。

樱井坐在后座,头靠在车背上半眯着眼睛看反光镜里的相叶,强忍住笑意。

“啊呀,行了我知道了,又不是不回家了。”他假装不耐烦的想要打断喋喋不休的相叶,但其实心里更期待相叶会挽留自己。

“可是,会有五天见不到翔酱你,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会很寂寞的。”

相叶撇撇嘴,眼神落寞的像只没人陪玩的大兔子。

樱井翔在下面伸出手指掰着数了数,还有五年。

 

 

 

自从樱井翔上了高中,相叶每个星期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周五晚上樱井回家了。

“翔酱,欢迎回来。”

每个周五雷打不动,相叶会买好菜,在厨房准备一桌丰盛的晚餐等着樱井回家。

自那次樱井被他做的菜难吃到开口后,他就苦练厨艺,总算也是能拿的出手,还勉强算得上好吃了。

但是这个周五他被一点事情耽误了。

同事过生日邀请他去做客,因为是男同事私下里评出的公司第一大美女,所以好多人都去了生日会,相叶被其他人拉着只能被迫参加。

去的路上他还不忘给樱井发了条消息让樱井自己买点东西吃,他今晚可能会晚点回家,不用等他。

晚上他推了好久才得已从聚会上离开,回到家时发现屋子里一片漆黑。

餐桌旁的垃圾桶里放着外卖盒,那应该是樱井吃过丢掉的。

蹑手蹑脚推开樱井卧室的门,看到他背对着自己睡觉的背影,相叶安心的关上门回了自己卧室。

洗完澡出来,他看了眼时间。

都凌晨一点多了。

心想着要赶快睡觉明天还要早起给樱井做早饭时,门被打开了。

“相叶……”

从高中开始樱井翔就开始直接叫相叶雅纪的姓,无论相叶怎么反对,他都这么叫着。

“诶?翔酱你还没睡?”相叶雅纪对樱井的进门有些诧异,但他还是撩开自己的被窝让樱井进来。

樱井翔也不拒绝,直接躺了上去挪挪屁股朝相叶更靠近一点。

“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相叶侧过身子,枕着一只手看向樱井。

放在上面的手调皮的戳了戳樱井微撅的嘴巴。

肉嘟嘟的手感很好。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樱井把相叶的手打掉,眼睛盯着天花板。

“嗯?公司有人过生日请吃饭了,所以回来的有点晚。”

相叶不满自己的手被打掉,他继续进攻樱井的嘴唇。

“男同事?”

“女同事。就是我跟你说的长得很好看的大岛桑。”

相叶的手还没来得及抽回来就被樱井一把握住按在了枕头上。

他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樱井,突然想起了小时候也是在同样位置在他身上玩飞高高的樱井翔。

“怎么了?”相叶不解的看着他。

樱井低下头,凑到相叶面前,在他的嘴唇上方停了下来。

“还有两年。”

樱井看了眼相叶的嘴唇,接着注视相叶的眼睛。那双就算是在黑暗中也闪闪发光的双眸,从小到大,一直吸引着他。

“还有两年。”樱井又重复了一遍,才翻身从相叶身上下去,直接平躺在相叶的床上闭上了眼睛。

“今晚我就睡在这了。”

 

 

 

樱井翔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从高中毕业,作为毕业代表的他站在大礼堂的舞台上简单扫视了眼台下。

相叶雅纪仿佛自带光环,让他一眼就能在人群中找到。

“首先,我要感谢学校对我们的培育……感谢老师们每日的殷殷教导……”

他腰板挺直,站在话筒前把昨天刚写出来的稿子流畅的背出来。

“最后我还私心的想感谢一个人,是他收养了我,陪我度过悲惨的童年,让我感受到了世上还是有爱的存在。谢谢你。”

樱井朝相叶的方向深深鞠躬,又将他的心意再次确定。

果然还是喜欢。

 

 

 

樱井翔留在了本地上大学,因为离家也近所以选择了走读。

他大二那年,12月24日,相叶雅纪迎来了34岁的生日。

闭上眼睛许完愿,相叶切了块带着草莓的蛋糕递给樱井。

“也快到你的生日了,有什么想要的吗?”相叶切了块蛋糕放在自己碗里,感觉料不太够他又偷偷夹了块黄桃。

以为没有被樱井看到所以一个人对着盘子偷偷傻笑。

但他的小动作怎么可能逃的过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的樱井翔的眼中。

樱井看着相叶开心的模样也跟着笑起来,他伸出一支手指在相叶面前晃了晃。

“我没有什么想要的,你就欠我一个愿望吧,等我生日那天帮我实现就好。”

相叶半信半疑的看着樱井,他怕他会给自己下套让自己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首先声明,头套丝袜,短袖剪出乳首这种事情我不做啊。”

想起他们在电视里看到的搞笑组合做的事情,相叶就一百个不愿意。

“想什么呢,又不是上电视表演节目!”

樱井好笑的拍了一下相叶的脑袋,他想不明白为什么30多岁的人了有时候想法和行为还像个小孩子,自己反而成了照顾他的那一方。

“那就好,那个太让人害羞了,我实在做不来。”好像自己已经做了什么似的,相叶用手捂住羞红的脸还摇了摇头,额前的碎发跟着甩了几下。

樱井很想伸手摸一摸,但他强迫自己忍住了。

还有一个月,就剩最后一个月了。

他把相叶的手掰下来,在相叶面前歪头一笑:“那我就先期待一下,到时候等你帮我实现愿望了。”

 

 

 

一个月过的也是飞快。

过完相叶的生日加圣诞节,是新年的喜悦,两个人坐在被炉里看着红白歌会为白组的胜利兴奋击掌。

接着是连续几天某个当红组合的综艺节目串烧,每天一个台让他们天天都期待那五个人又会闹出什么笑话。

“哈哈哈!不行了!酱汁!这是牛排酱汁!”距离那个节目播完已经十天了,相叶还是会偶尔想起来玩一玩这个梗。

就在新年的气息逐渐散去时,樱井翔的生日到来了。

 

 

 

“今天我会带几个朋友去家里。”

快到晚上时,樱井给相叶发了条消息。

在超市买晚饭材料的相叶雅纪想了想,多拿了些食材扔进购物车里。

花已经定了,也不能不取,相叶拎着一堆菜,又捧着好大一束花回了家。

他到家时,樱井还没回来。摆好花束,放好食材便开始做饭。

毕竟来的人多,不做的漂亮好吃点会让樱井没面子的。

“为了翔酱!加油!”

相叶挥了挥小刀给自己打气。

“我回来了!”

樱井回来的时候,相叶刚把所有食材都处理好,他放下刀子,手在红绿围裙上胡乱擦了擦小跑着走到门口。

“欢迎回来,翔酱。”

樱井后面跟着三个相叶从没见过的人,应该都是樱井的朋友,在玄关脱鞋时也在说笑。

樱井给相叶简单介绍了一下那三个人,就带着他们去了卧室。

相叶跟在后面,看到他们随意坐下之后退出了房间,刚想关门就看到樱井也从后面跟着出来。

“你怎么出来了?”相叶吃惊的看樱井把身后的房门关上。

“嗯?就来送送你。”樱井漫步朝相叶靠近,一步一步把对方朝墙边推。

“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外面,送什么?你快进去陪他们吧,等会饭就做好了。”相叶话才说到一半,整个人就已经靠在了墙上,他看着樱井一只手撑在他左耳边,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樱井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相叶,骄傲的一挑眉:“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记得吧,欠我一个愿望。”

来了,这不祥的预感!

相叶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他担心的事情要来了。

“我的愿望很简单。”樱井仰起头,表情看起来游刃有余“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

相叶对那个专有名词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甚至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

樱井看相叶没反应,又说了一遍。

“哈哈,翔酱别说笑了,不能用这种东西开玩笑。”

相叶扯扯嘴角,笑得略显尴尬。

樱井伸出食指在相叶面前摇了几下,摇了摇头看起来很遗憾:“我没有开玩笑,是认真的。”

他弯曲手肘靠近相叶,另一只手摸索到相叶围裙里。

居家睡衣的边缘被撩起,樱井手指灵活的溜了进去,顺着相叶光滑的皮肤向上游走。

“我可是很认真的想出这个愿望,我们也说好的你一定会帮我实现。”

他手指头的目的地是相叶的乳首,只是轻轻的撩拨,在他指腹下的红点便已凸起。

“别碰他……”相叶抗拒的后撤身体却因为身后是墙而无法移动。

樱井很满意相叶被动的模样,继续他手上的动作,从左到右两点凸起都被他照顾的很好。

“可是你的身体在说需要。”

樱井凑到相叶耳边,用很小的声音对他说。

相叶可以感觉到樱井呼出的空气,惹得他耳廓一阵瘙痒。

“不快点答应吗?我已经出来有一阵子了。”樱井伸出舌头舔了舔相叶的脖颈“那么久不回去等会他们出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会不会很吃惊?”

相叶低头看了眼自己,先不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撩到胸前的衣服,就只是下面那胀出形状地方也会让人浮想联翩。

可是,他还是不能那么快接受成为樱井翔男朋友的这种要求。

“我还……不能……”相叶张着嘴,勉强在紊乱的呼吸中吐出几个字。

“嗯?不能?”樱井突然抬起膝盖把大腿挤到相叶双腿中间向上顶了顶。

相叶立刻招架不住,软着腿想向下滑:“好了好了,我答应,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那就再说一遍,你答应了什么?”

樱井把手覆在相叶的下身,微微用力捏了捏。

“啊……”相叶快速捂住嘴巴防止自己叫出声来“我答应做你的男朋友!”

樱井向后退了一步,满意的点点头:“那就请多指教了,雅纪。”

 

 

 

 

深夜。

相叶雅纪坐在床上还在思考这个他与樱井翔关系发生巨变的下午。

他用一句“想不想知道深夜的便利店是什么样子?”支走了打算没任何措施就强上的樱井。

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他也能好好思考这样做究竟是否正确。

他不是不知道樱井翔对自己的心情,但他一直假装着不懂的样子,一心一意的照顾樱井。

他当然明白那孩子总是掰手指数年数的意思,那天晚上的“还有两年”听得他心动。

那孩子一直喜欢着自己。

起初他并不在意,以为只是一时的仰慕或迷恋,等他离开自己之后就会发现外面世界的美好,就会喜欢上其他人。

但他发现自己也开始不能控制自己,他不想让樱井离开自己的身边,他不希望除自己以外的人去照顾樱井知道樱井的喜好。

相叶看了眼放在房间角落里的那一大束花。

其实他自己的心意也早就明确了不是吗?

其实没有那么难以启齿不是吗?

 

 

 

迫不及待的旋开房门把手,樱井把手里的小盒子握的紧。

距离和他暗恋了那么多年的人合二为一的时间越来越近,他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做好了准备,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他想拥抱他,想亲吻他,想占有他,想让他成为他一人的所属。

“翔酱,欢迎回来!”

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束花。

相叶的脸从花后面露出,灿烂的如花一般耀眼。

 

 

喜欢喜欢大喜欢


 

 

 

“其实你也早就喜欢我了,对不对?”

樱井翔把相叶雅纪拥在怀里,对方发梢的香气令他安心。

“嗯?为什么这么说?”

相叶靠着樱井的胸口,闭眼聆听对方强劲的心跳声,那是年轻的心跳声,是会陪伴他到老的心跳声。

“因为你送我的花。”

捧起相叶的脸,樱井与他又进行了一次深吻。

那一束花被放回了角落里。

白玫瑰,我足以与你相配。

“是哦,从以前我就喜欢你了。对你的喜欢不比你少。”

 

 

 

                                 End

 


毕竟是要去参加ao的,空着手总感觉不太好!印了点单面明信片,好看不好看也希望有人收!
数量没多少,剩了的话我就自己带回来存着!
希望能遇到SA妹子!见到就塞!可以挑选~
顺便,找十行拿无料也会有明信片哦!

(SA)他们是同款衬衫!

小短打

饭爱豆已如此艰难,好歹西皮要开心一点。

各种无视现实,各种装傻充楞设定,雷到你了我先深深鞠躬,你可以直接退出。

如果执意要看我也希望能和往常一样,食用愉快。

====================================

“小修和小舞让我替他们向你问好。”

相叶雅纪刚开门进屋就听到了樱井翔的声音从沙发后面传来。

“咦?还没睡啊?”

他抬眼看了一下挂钟,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嗯,还有点资料没搞出来,正在弄,不过也快了。”

“谁让你今天不在家好好查资料,跑去和小修小舞一起看甲子园。”

说话的时间,相叶已经脱掉外套从冰箱里拿出两听啤酒,一听放在樱井手边,一听拉开拉环仰头喝了几口。

“啊——工作后的啤酒真好喝!”

樱井抽了几张纸递给相叶,让他擦擦嘴角粘上的啤酒沫,又从茶几底下拎出两袋饼干撕开放在桌子上。

“这不是正好早上有庆应的比赛吗,我怎么能不去。”樱井端着电脑朝相叶挨近了些,脖子向前伸了伸在相叶耳边说“而且你自己在那里,我怎么能放心呢。当然要去看看了。”

饼干很脆,相叶“咔嚓”一口咬断,身子跟着抖了抖。

“别别,离我远点。明天我还得早起,喝完这听啤酒就赶快睡了。”

樱井哈哈笑了几声,又退回原来的位置:“行吧,我不闹你了,你快去洗洗准备睡觉吧。我把这行字打完也就睡了。”

相叶把剩下的半块饼干塞到嘴里嚼了几下,就着罐子里的酒一起喝下。

站起身拍拍肚子表示了自己的满足。

“不过,亲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

相叶快速低头,朝着樱井的嘴唇轻啄了一下。

还没等樱井反应过来,他就一阵风跑走冲进了浴室。

“什么嘛……”樱井摸了摸被相叶偷袭的嘴唇,认为不能就这么算了。


浴室门被打开的时候,相叶还在边搓头发边回想白天看到的精彩赛事。

第一次以特别领航员的身份在甲子园的观众台上看球赛为运动员们加油,这让他现在都感觉自己是在做梦。

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有个身影偷偷溜进了浴室。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樱井翔那张贼笑的大脸。

“你,你怎么进来了。”

被樱井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相叶说话时咬了舌头。

“我发现自己坐在那边出汗了,也想进来洗洗再睡。”

樱井开始脱掉的衣服再卷好放在旁边台子上。

“那你出去等等,我马上就好。”

相叶赶快开水冲头发,却阻挡不了樱井迅速的行动。

樱井小跑着迈进了浴缸:“不用那么麻烦,我就冲冲,冲完就走。”

但相叶雅纪知道,樱井翔并不会简单的冲完就走。

“啊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浴缸太小了不小心碰到你的大腿了。”

“哦哟,真对不起,我突然脚滑,你就借我肩膀撑一下。”

“诶嘿,要不我也涂点沐浴露吧,香香的睡得也安稳。”

“……”

“樱井翔你到底想干什么!”

看到相叶生气发火了,樱井心呼万岁。

“我没有想干什么,都是不小心啊。”

他扁着嘴低下头,乖巧的像个被训斥的孩子。

相叶叹了口气,他知道不满足一下樱井,自己大概是洗不好这个澡了,他往浴缸壁上一靠说:“说吧,想干什么?我还想早点睡呢。”

很好,大鱼上钩。

“就是刚才的亲一下我都没反应过来,还想再来一下。”

樱井撅起嘴巴,闭着眼往相叶脸上凑。

看着樱井不断靠近的脸,相叶深吸一口气一副誓死而归的表情。

两唇相碰,是一日不见的思念。

“今天辛苦了。”

樱井翔亲了亲相叶雅纪的额头。

“你也是,明天还要播新闻。”

相叶雅纪把头埋在樱井翔的脖颈。



天刚蒙蒙亮,相叶就收拾东西好走了,樱井也没继续睡下去,决定起床再做做今天工作的准备。

昨天晚上他们并没有闹腾,只是亲了亲抱了抱就睡了。

毕竟都是还有一整天工作要忙的人,不能太放纵。

樱井打开电脑,想着先随便逛逛推特醒醒神好了。

“昨天的翔君好帅啊!”

“樱井君是和弟弟妹妹一起看的棒球吧!一家人关系好好~”

“把毛巾塞进衣服里擦汗的翔酱好可爱!”

看着粉丝们的评论,樱井在没人看到的屋子里做了个骄傲脸,然后把推特关上,打开了今天晚上news zero要用的新闻稿。

刚想用电脑查资料,line响了几声,一条消息出现在屏幕上。

“刚才作新学院的应援歌是happiness!😄”

发消息人:雅纪。

樱井笑着点开了对话框。

“这么厉害,居然是Arashi的歌。(。ò ∀ ó。)”

秒回之后是几分钟都没有动静,樱井等了一会想着对方可
能在忙,于是关上手机开始看新闻稿。

刚看没几行,铃声又响了。

还是那个人。

“还有其他几首歌,Arashi组曲!😄”

樱井猜不透对方究竟是因为很忙回复的慢还是因为不怎么会打字所以回复的慢,但他却是一如既往的安定秒回。

“哇,感动。希望他们可以取得好成绩。(๑•̀ㅂ•́)و✧”

害怕对方会再发消息来,樱井干脆又打开了推特,想再刷一会新消息。

“发现相叶君啦!小小一只好可爱~”

“最近爱拔酱发型超级清爽,整个人都很夏天,夏疾风也好好听!甲子园的球员们加油!”

“昨天爱拔酱穿的竖条纹西装配上白色衬衫看着超级立派!想让人犯罪!”

白色衬衫?

樱井转头瞥了眼挂在衣柜里的一件白色衬衫,和粉丝们口中的衬衫是同款同色,那是他和相叶雅纪一起买的。

等了好久相叶也没有再发消息过来,樱井也到了该出发去广岛的时候了。

犹豫再三临出门前他还是回了卧室,拿走了那件一模一样的衬衫。

“等会就穿这件衬衫吧。”

晚上直播前换衣服时,他对造型师说。

“好的,没问题。”

造型师看了眼衬衫认为很适合樱井要穿的银灰色西装,便也没说什么直接答应了。


“今天平和纪念式典礼之后,受灾地访问时翔君穿的半袖白色衬衫和爱拔酱昨天开幕式前直播时穿的衬衫一模一样!”

相叶雅纪关掉推特,认真的思考了一番。还是决定等樱井翔从广岛回来再好好聊一聊隔天就穿同款衣服的事情。

                               End